站长推荐

『【淫途亦修仙】(第61章)』

  第六十一章惊喜连连虽然被唐灵儿敲诈了一笔,可柳寿儿其实并不是太在意。

    柳寿儿现在最惦记的还是那‘美颜回春丹’的售卖情况,毕竟不出两个月那丹师商会的丹药拍卖大会就要举行了,可他给爷爷、奶奶、父母购买上品益寿丹的那笔巨额灵石至今都还没有着落,他怎能不急?与自己的亲人相比其他的事对他来说并不是太重要。

    所以他着急去一趟坊市的玉女阁要亲眼看看到底为什么自己的‘美颜回春丹’卖不出去?没什么同样价格的养颜丹却那么畅销?明明自己‘炼製’的这‘美颜回春丹’比那养颜丹效果要好的多,可偏偏卖不出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半个时辰后柳寿儿飞驰到坊市边的密林里开始易容化妆成白发老修士,他打算去玉女阁查探一番,顺便再采买几颗中品清心丹,用来‘炼製’美颜回春丹。

    他刚刚易容好,就听到腰间的中品传讯玉符「嗡嗡」作响,输入真气接听,是罗玲关切的声音:「喂,寿儿,听到了吗?你没事儿吧?」寿儿马上回複:「羚姐,放心吧,我没事儿。

    」罗玲又道:「唉,灵儿这孩子回来就跟我炫耀说:她在你屁股上刺了字?疼不疼啊?」「不疼不疼,咱们苦修之人皮肉都是钢筋铁骨,韧度岂是凡人可比?虽然我表麵上叫的凄惨无比,可其实那是故意叫给灵儿姐听的,她听到我叫得越惨她就越开心解恨。

    其实那尖尖的锥尖就跟细针差不多,扎在屁股上没那么疼的。

    」寿儿连忙解释。

    「寿儿,让你受苦了。

    灵儿在气头上做的确实太过分了,你不会怨恨她吧?」「不会不会,我怎么会恨灵儿姐呢?毕竟我有错在先。

    再说了我姐小时候也经常打我,不知怎的我觉得灵儿姐特别像我姐,感觉特别的亲切,她扎我时其实也是留了手的,我能觉得出来,她并没有下狠手。

    不瞒你说:灵儿姐扎我时我就想起了小时候的姐姐,唉,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我姐姐了,好想她啊……」「哦?你在俗世还有个姐姐?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起过?你这个小骗子,骗的我好苦,还说什么是个散修?搞了半天你也是道神宗的弟子啊?」「嘿嘿,那时候不是刚刚认识你吗?经常听人说坊市里尔虞我诈,所以我当时买你符纸时不可能什么都告诉你的嘛。

    」「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在俗世的家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家你可是天天来的,你不会连你家在什么地方都不告诉我吧?」「我家在柳家堡。

    」「柳家堡?我知道的,太远了好几百里地呢,我有个表姐就嫁到柳家堡去了。

    你父母叫什么名字?也许我表姐认识呢。

    」「我爹叫柳天佑,我娘亲叫周箐。

    」「你说什么?你娘亲叫周箐?」传讯玉符那头传来罗玲惊讶无比的声音。

    「对啊,怎么了?」寿儿对罗玲如此吃惊感到不解,心想难道羚姐会认识娘亲不成?「寿儿,你……你外婆家在什么地方?」「久福镇啊。

    」「久福镇?那你外婆姓什么?」罗玲追问的越来越急促。

    「我外婆好像姓洛吧?」「你外公是不是久福镇的周员外?」「是啊。

    羚姐难道我娘亲你认识?」寿儿听罗羚的口气好像对外婆家很熟悉的样子,于是问了一句。

    「真是作孽啊!寿儿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你娘亲就是我刚刚提起的表姐啊,你外婆就是我姨娘啊。

    」「啊?这……真的假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寿儿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吃惊不小,不过听罗羚的口气绝非妄言,寿儿小时候隐约也听娘亲念叨过自己有个表姨嫁到了很远的地方,当时两家离得太远也没怎么来往过,自己那时候又太小也就没有太记在心里了。

    「该死的小寿儿,你瞒得姨娘我好苦,早知道你是表姐的孩子我怎么可能跟你……唉!我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你娘亲啊。

    」罗羚在传讯玉符那头悔恨不已。

    「姨娘?」寿儿对这个新称谓有些不适应。

    「嗯,虽然是表亲,可辈分不能乱,你以后不能再乱喊我羚姐了。

    以后就叫我姨娘吧。

    」「还是叫您羚姨吧,这样更亲切些。

    」「嗯,也行。

    小寿儿,你娘亲现如今可好?自从她远嫁到柳家堡后,我都好多年没见过她了。

    」「娘亲?应该还好吧?我也六年多没见过娘亲了。

    」提起多年不见的最疼自己的娘亲寿儿再也忍不住眼角湿润了,平时刻意压製的思念之情再也压製不住,像决堤的洪水般淹没了他。

    「唉,我就搞不懂你们这些入宗门修仙的修士,隻知道自己修行长生,难道连自己的父母也不管不顾了?你看我们家灵儿多好?隔三差五地跑回来看家里人一次。

    我说,小寿儿你可别学你们宗门里那些白眼狼,隻顾自己修仙长生,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养育之恩啊。

    」「怎么会呢?羚姐……不……羚姨,我之所以没回去,是在一直忙着给娘亲、爷爷、奶奶他们买那延寿二十五年的上品益寿丹,隻要那丹药一到手我就马上回去一趟……」「那还差不多。

    对了,这事我还得跟灵儿说一声,以后她就是你表姐了,不能再欺负你了。

    」「表姐?」寿儿脑海里不禁又想起唐灵儿那娇俏又蛮横的样子:又想起被俏丽的唐灵儿一双柔滑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白屁股,低头认真给自己纹字时,寿儿就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嗅觉异常灵敏的他虽趴蝮在石头上,可是却照样能闻到唐灵儿身上那股少女特有的处子体香。

    一边嗅吸着唐灵儿那处子幽香,一边感受着唐灵儿那潮热的呼吸一股股喷到自己敏感的股沟里,害的寿儿小屁股麻痒难耐的一阵阵夹紧收缩,那种感觉真是好奇妙。

    渐渐地纹字的疼痛感被那种奇怪的感觉所替代,他不再感觉到疼痛了,反而感觉很刺激,这就是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其实寿儿那日练成‘欲体’出关后第一次在灵兽穀偷看到唐灵儿时就被她的俏丽惊豔到了,当时唐灵儿在锺师兄麵前伪装成娇羞可爱的样子,又有前凸后翘的傲人身材,尤其是那如满月般浑圆的玉臀当时就对刚刚练成‘欲体’出关满脑子欲望之火的寿儿产生了致命的诱惑。

    他记得当时就拿唐灵儿跟自己一直倾心的苏嫣做了对比,可以说两个人各有千秋,唐灵儿丝毫不输给苏嫣,苏嫣之所以给他深刻印象也许她是寿儿第一个见到的女修士吧?「可惜灵儿姐是我表姐,又是锺师兄喜欢的人,不然做我的双修道侣还是很不错的嘛。

    」寿儿在心里胡思乱想着。

    「小寿儿,还有件事我得说你一句,你怎么到处跟人讲:你有天级双修功法啊?幸亏你是给了灵儿,她还让我看了。

    要是让别人知道的话估计你就活不长了。

    你不知道人心险恶吗?尤其是这种天级功法,是要争破头的,有些人为了夺这天级功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罗羚又从传讯玉符中说道。

    「这……灵儿姐又不是外人……」寿儿这才想起自己给了唐灵儿一片假的本源真经玉片,可是如今知道她是自己的表姐了,那是不是给她换回来?给她拓印片真的?可是从本心来讲:他是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亲戚修炼这种双修功法,他对这功法的危害可是深有体会的,如果灵儿姐要是变成像自己这样满脑子充满欲念,那可真不是他想看到的情景,所以他决定还是不给她换真的了。

    「你这孩子有时候心眼儿挺多,可关键事上却是个缺心眼儿的,以后千万不要跟外人说起这天级双修功法了。

    」罗羚叮嘱道。

    「知道了,羚……羚姨。

    我以后肯定不跟外人讲了。

    」……柳寿儿易容化妆成白发老修士进入了玉女阁,人家这生意还是那么火爆,一位位女修络绎不绝,看那道袍的颜色可以判断出:有古剑门的女修,也有合欢宗的女修,道神宗的女修也有几位,其他的应该就是小门派的女修了。

    但这些女修大多围在定颜丹、养颜丹的柜台前,而他炼製的那两瓶‘美颜回春丹’还孤零零地摆放在一旁的柜台上,有个别女修好奇地围过来询问时,负责售卖的玉女阁女修也不知说了句什么,立刻那询问之人就露出讶然之色扭头就走了。

    寿儿好奇那位负责售卖的玉女阁女修到底说了什么?于是他也走过去,装作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看了一会儿那‘美颜回春丹’,然后向一旁的售卖女修问道:「道友,这‘美颜回春丹’效果怎么样?」玉女阁女修瞥了他满头白发一眼道:「你是打算给你的道侣买吗?」「是的。

    」「我劝你还是买我们玉女阁的养颜丹吧。

    那‘美颜回春丹’有不小的副作用。

    」寿儿一听就火大了,怪不得自己的丹药卖不出去,原来这负责售卖的玉女阁女修天天在给他拆台,即便是有想买的也被她给吓跑了。

    「这该怎么办?人家的店铺愿意推荐什么丹药我又无权管啊,要不找程淼淼说说?可是这种小事恐怕是掌柜的吩咐这么做的吧?淼淼好像对店铺这里并不太了解啊。

    」寿儿苦恼不已。

    「道友,你到底买那种丹药?」负责售卖的玉女阁女修见这白发苍苍的老修士一直站在那里发呆,于是催问一句。

    「哦,给我来四颗中品清心丹。

    」寿儿道。

    「中品清心丹?好。

    」玉女阁女修见这老修士明明盯着‘美颜回春丹’却开口就要中品清心丹不禁有些愕然。

    寿儿气鼓鼓地出了玉女阁,拐进两家店铺间的一条小巷里,犹豫着要不要跟程淼淼说说这事。

    可是总觉得这么点小事就直接找程长老好像显得自己也太无能了吧?想来想去还是打算自己想办法解决此事。

    说起在这坊市里经商来他勐然想起了羚姐,不,现在改叫羚姨了。

    也许她天天跟坊市里的这些人打交道肯定有什么好办法吧?于是寿儿用传讯玉符联络罗羚:「羚姨,羚姨,有急事找,听到请回话。

    」很快传讯玉符「嗡嗡」作响,回複来了:「好你个小淫贼,还敢偷偷跟我娘亲联係?听说你现在改叫我娘亲姨娘了?」可是传来的却是唐灵儿的声音。

    同时也能听到罗羚在一旁的声音:「灵儿,别胡闹了,寿儿是你表弟,千真万确的,快把传讯玉符给我。

    他从不给我传讯的,找我肯定有急事。

    」「不行,先让他叫我声姐姐,我才信。

    」传讯玉符那头传来唐灵儿的声音。

    「姐,灵儿姐姐。

    」「哼,小淫贼,别给我耍滑头,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寿儿,什么事?别理你灵儿姐,她也就是当着你的麵故意气你的,刚才我告诉她咱们两家的关係后,她还高兴了好一阵子呢。

    」罗羚解释道。

    于是寿儿把他炼製‘美颜回春丹’然后如何卖不动,再到后来委托玉女阁代售的事简单说了一遍,之前瞒着罗羚是因为他觉得罗羚太贪财这种事不能告诉她,可如今不同了,既然对方是自己的长辈亲戚那就不一样了。

    可以说罗羚就是他在这附近最亲近的亲人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跟她商量的?「好你个小淫贼,居然还卖假丹药?你可真是太缺德了。

    」又是唐灵儿插话。

    「灵儿,你懂什么?别瞎说了。

    」「寿儿啊,没想到你还瞒着我偷偷干了这么大的事?这事你交给我吧,我有办法。

    我想了有两种办法你自己选:一种是私下找那名玉女阁的女修每卖出去一颗美颜回春丹就许给她十块下品灵石的好处,这样她帮你推销的积极性肯定就高多了。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能不能在她们店铺里安排咱们自己的人销售推广呢?」罗羚建议道。

    「还是先试试第一种办法吧。

    第二种我估计她们不会同意的。

    」寿儿被罗羚的建议提醒,又恢複了些信心。

    「好,那我吃完午饭就去坊市帮你私下联络一下那名玉女阁的女修试试,我就以:受丹药卖主委托的名义去。

    反正以后我也被你灵儿姐逼着必须天天在坊市跟你姨夫一起卖符纸,一起回家。

    吃完午饭你灵儿姐就押着我去坊市了,正好给你帮忙……」罗羚道。

    「娘亲,谁逼你了?明明是你自愿的嘛。

    隻要你天天跟爹在一起,我心里也就踏实了嘛。

    」寿儿:「……」……两天后日上三竿之时,如今已经进入寒冬一月,正是天气最冷之时,天空又飘飘洒洒地飘落一片片雪花,凛冽的寒风「呼呼」的刮过,轻易就穿透了道神宗弟子们单薄的道袍。

    在道神宗主峰半山腰符籙阁那一大片院落旁的一块大石上,端坐着一位一脸颓废的年轻小修士,他怀里抱着一名昏睡不醒的约莫三四岁大小的小修士,那小修士头顶道士冠,身穿小号的道神宗内门弟子道袍,可是这小修士脸上却是毛茸茸的。

    就见这名颓废的年轻修士一边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打着昏睡的‘小修士’,一边向符籙阁进进出出的莺莺燕燕众女弟子们张望着。

    忽的那名年轻修士腰间的传讯玉符「嗡嗡」作响,那年轻修士立刻摘下那传讯玉符接听,传来很优雅的女人声音:「是柳儿道友吗?我是玉女阁的掌柜林怜胭,有事找,如果听到请回複我」那名年轻修士很快回複道:「是我。

    林掌柜有何指教?」这年轻修士明明是位男修可传出的声音却是女子的声音。

    「柳儿道友,是这样,你上次让我们店代卖的那两颗‘美颜回春丹’已经卖完了,你是否方便再送过来几颗?」「好,这次你们要几颗?」「这次送四颗吧,怎样?你手头有那么多吗?」「有,您稍等,我半个时辰内就给你们送过去。

    」「好,那辛苦你了。

    」等传讯完毕,那名年轻修士一下子就把怀里的三四岁小修士不知扔到了哪里,不见了踪影。

    然后他激动地站起身来冲着后山吼道:「哈哈哈!终于开张了!看来羚姨的办法果然奏效了。

    」原来这名修士正是柳寿儿,已经整整两白天没有双修过的他,本来已经难熬到无精打采,上午从紫雪手里接过小淫猴后就一直端坐在这大石上望着符籙阁里进进出出的环肥燕瘦踅摸着合适的双修女道侣。

    可没成想倒霉了好几天的他终于时来运转了。

    ‘美颜回春丹’卖出去了,而且这次玉女阁又加倍了代卖数量。

    四颗‘美颜回春丹’那就是两千四百颗下品灵石啊!……半个时辰后一身藕色裙装的‘柳儿’出现在了玉女阁店铺里,她扫视了一圈店铺里也没有看到女掌柜林怜胭的身影,于是就问那名负责售卖的玉女阁女修:「这位道友,不知林掌柜可在?」「你找林掌柜何事?」「我是那‘美颜回春丹’的货主,刚刚林掌柜通知我补货……」「哦,原来是你啊。

    你的丹药我可是帮你买完了,咳咳咳!」说着那名女修竟不停地向柳儿眨眼睛示意。

    柳儿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从怀里掏出二十块下品灵石,然后偷偷塞给了那名女修。

    「咳咳咳,我们林掌柜在二楼呢,我去帮你叫一下哈,你稍等。

    」说着这名玉女阁女修一蹦一跳地上楼去了。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柳儿’怀揣着刚刚到手的两千四百块下品灵石意气风发地走出了玉女阁。

    门外鹅毛大雪纷飞可依然挡不住他一往直前的气势。
  

推荐乱伦